我們都以為自己是獨特的,看到離合有無限的感慨,被雨淋濕有傾訴的慾望。
  看著周圍那些冷漠的臉龐,我們覺得自己才是有血有肉有溫度的,別人只是為了活著。
  但別人也這麼想,所有人都這麼想。
  感情中,越是覺得自己獨一無二的人,越容易經歷坎坷。
  過於強調自我的存在,會讓自我蒙蔽雙眼,不知道別人要什麼。更嚴重的是,這些問題在初期不會被注意到。直到事件慢慢發酵,有一天爆發後,才知道多麼嚴重。


(一)難道我們都是對的,對方都是錯的嗎?


2015年的某一天,小寧發現自己老公出軌了,問我怎麼辦。
  “我今年28歲,他是4年前追我的,當時我們一起去面試。他面試上了,我去了一家廣告公司做文案。他說我特別出眾,所以想認識我。那段時間我沒工作,他一直幫我,後來我們就在一起了。一開始很好,偶爾出去看看電影,吃個火鍋什麼的。我老公性格內向,有問題也不說,總是用冷暴力。我們2年前結婚以後,有時候吵架他什麼都不說,就把我一個人晾在屋裡。他是程序員,經常加班,我也不知道是真加班還是找別人去了。有幾次我心情真不好,就說你要是不想過了,那就離婚吧。他當真了,就說真的要離婚。我就哭的很厲害,說他要是走的話,我就自殺。後來就和好了,但是他一直對我不冷不熱的。我後來查到,他還有一個微信號,有一個女生經常跟他聊天,還叫他親愛的!這明顯是他有小三了,但我不服氣,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。”
  在我看來,這個問題已經初露端倪,但她的語氣沒有只是在指責對方。問題不是單方面造成的,於是我做了進一步的引導。
  我說,“從你們結婚到現在,大概吵過幾次?”
  她說,“有四五次吧,今年年初的時候吵的比較多,當時我情緒不太穩定。但後來他也沒提離婚了,就是對我不冷不熱的。”
  在她看來,老公沒提離婚,是和好的跡象。但實際上,是因為她用自殺來威脅對方了,讓對方不敢提離婚。
  有的員工不辭職就說明對工作滿意嗎?不,只是早晚而已。
  我問她,“那這麼多次離婚,都是因為什麼原因呢。”
  她說,“有兩次是因為孩子的事,因為我也28了,家裡人說不生孩子就晚了。但是他總說自己收入還不夠多,不敢負擔小孩。我就急了,說可以讓家人來照顧啊。因為這件事吵了兩次,別的是因為他總是出差,我覺得他可能有問題,就盤問他。”
  男方比她小一歲,對她來說,可能生孩子是順理成章的事。可一些男性會覺得先有穩定收入才能撫養小孩,所以這裡形成了一個衝突。
  男方覺得小寧在施加壓力,小寧覺得男方想離婚了,這裡形成了一個誤會。
  如果不找到這個本質,問題是無法徹底解決的。


(二)我們只是在發洩情緒,而沒有解決問題


  之後的幾次爭吵,就像套路一樣。小寧覺得老公不喜歡她了,一碰到小孩問題就說要先顧好事業。這個時候,小寧覺得自己沒有安全感,不知道以後怎麼辦。
  一旦小寧安全感極度缺失,就會想做一些事情,證明老公還是愛自己的。於是她會經常打電話,會要老公的賬號密碼,會有益無意用他的手機。這些行為他老公也知道,時間一長自然就不滿意了。
  加上她老公性格內向,總是用冷暴力的方式解決問題,於是小寧就更抓狂了。
  看上去小寧一直在表達她的不安全感,可實際上她的表達方式,她老公並不懂。
  小寧問我,“我之前沒意識到這個問題。就覺得哪裡不對勁,但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經常動不動就生氣,覺得他不想跟我在一起了。”
  我說,“你只是覺得說了也沒結果,所以才會覺得無奈,用發洩的方式解決問題。但實際上,你對小孩的問題並沒有那麼急迫,而他也不需要很久的準備時間。這些事情,都是可以談的。”
  她想了想說,“但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找小三,大不了他就明說啊。”
  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,以及出軌與否,都是一種選擇。
  我們會做這個選擇,原因只有一個,這個選擇對我們更好。
  而這個區別就在於,每個人對好的定義。
  小寧的老公性格內向,不太愛表達。這種情況,接近於迴避型人格,在感情中會以獨立的方式保護自己。在之前爭吵的時候,他嘗試過離婚,但小寧的威脅讓他害怕了。於是這個時候,離婚這條路就堵死了。
  情感得不到寄託,又不能離婚,怎麼辦?
  和別人相處,讓自己暫時逃避問題。

  她老公也是在發洩情緒,而沒有解決問題。於是矛盾加劇,慢慢演變成這個樣子。
  只是,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?


(三)挽回的立足點,是他還對你抱有希望


  我告訴小寧,“現在你和老公名義上是夫妻,但他另有女友。你要想清楚,是不是還要跟他在一起。”
  小寧有些無奈的說,“我還是想認認真真的跟他在一起,我知道自己有不對,他也有地方確實讓我生氣了。但我覺得他本性還是善良的,我想再試試。”
  既然她做了決定,我就不能在決定上干擾她了。接下來要做的,就是製定一個計劃,讓她一步一步去嘗試。
  我說,“現在你最大的優勢,是你表面上還是他的妻子。他出軌的原因是因為你給他的壓力太大了,所以現在你要把壓力變成助力,讓他覺得你有所改變。”
  小寧問我,“那我該怎麼做呢?”
  他男友是程序員,工作會比較辛苦。
  我告訴小寧,“他的工作會一直在電腦面前。你可以送他一個午休的枕頭,或者一個比較好的鍵盤,這種他會喜歡的東西。如果他在家還要辦公的話,可以給他買一把好的椅子。不用跟他說,直接買了寄過去,他會有反應的。”
  小寧有些楞了,可能覺得太簡單了。
  她問,“啊,這樣就可以了嗎?不會總個東西他就回心轉意了吧。”
  我說,“當然不是,這只是第一步,改變他對你的認知。之後你們互動的時候,你要多表達一下你的崇拜,然後請他幫忙解決一些問題,給你出主意。他缺少在你這裡的認同感,現在你要補回去。”
  小寧說,“這個懂,現在這麼一說我心情也好多了,也沒那些刺了,這些話沒問題的。”
  最後我想了想,還是跟她明說了。
  我說,“還有一點,生命是自己的。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放棄自己,也不要用放棄自己來威脅別人。你威脅的都是你愛的人,那些不愛你的人,根本不會管你死活的。”
  小寧沉默了很久,跟我說了聲謝謝。

徵信社 徵信社服務 徵信社費用 徵信委托流程 徵信社推薦  徵信社評價